祖師簡史‎ > ‎

天寧寺鬪法 羅祖顯神通

 到了武宗正德二年間,番僧奈善,奉他國王之命起了兵馬犯境扯起番邦旗號,討論佛理,若對得過者,稱為上邦,對不過者呼為下邦,那個時候黨尚書,啟奏曰,番僧自稱奈善法王,誇談佛法,世上無雙,自尊自矜,請聖上令一善僧說法,與他鬥法,帝即令張法師在天寧寺與番奴對法,因佛道之法不相投機張法師對他不過,約來日再請寺師對法,番奴奈善揚揚得意,候易日之不早來臨。

 到了翌晨,定國公與黨尚書商談昨天對法的時候,不知道番奴奈善用甚麼法術致我國方不能開口對答,張永公對曰,除非保舉羅祖師與他對法別無好法,定了心意眾官奏了昨日對法不過願望聖上裁斷,聖上聞奏無語,思慮之下,若是出了榜文招請天下高僧與他對法如何,黨尚書則順機跪奏曰,臣愿保舉南獄中一個罪人名羅清者,其人深通妙理,無不精究佛理雖外道邪魔亦難近身邊,可能降伏番奴,帝准奏,詔到南獄宣羅清上殿見駕,帝問羅清曰,卿可能與番奴奈善對法否?羅祖奏曰,臣能對過他,任番奴萬般饒舌自有過他之信,惟要三件法寶,帝因那三件法寶羅祖奏曰,第一件就是九梁巾,第二件就是混元衣,第三件就是九環鍚杖,帝令太監即去寶藏庫取來,羅祖再奏曰,請聖上御駕親臨天寧寺監視,帝曰,依卿所奏定明朝同到天寧寺舌掃番奴定太平。

偈曰

君提拔救殘生   翻身跳出是非門

來朝同赴天寧寺   掃退番魔見太平

 羅祖早朝穿了欽賜的混元衣,戴了九梁巾,手執九環鍚杖上殿,眾官曰,今日對法全賴尊師的佛力降伏番奴,正在這時祈吾師佛法無邊慈悲就是了,正德皇帝曰,朕看卿穿的混元衣像卿自裁的,羅祖奏曰,臣往劫亦曾穿過了,皇帝再曰,朕萬里江山全賴老師一言定之,今日當以佛法為尊,令排了鸞駕迎羅祖到了天寧寺,寺外已經結起了法壇三座,分為左右中三座中座奉有佛像,番奴奈善自誇先登了左壇而座,正德皇帝上了中壇,拜佛然後坐下,番奴奈善傍若無人,存有欺凌之心,坐定不動,羅祖則上了右壇,口念南無阿彌陀佛,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韋駄尊天護在左邊,番奴奈善向羅祖就開口曰,見道,祖即答曰,見者不妙,妙者不見,奈善曰,你道來,祖答曰,無上甚深微妙法,奈善曰,此是開經偈,祖問奈善曰,是誰所開的,連問三聲,亦不知答應。

 番僧再問。無為道。羅祖答曰。

 無為妙法不非輕。  扯倒銅佛三百觔。

 香花燈燭都打破。  今日與你辨虛真。

 祖汝言。  今聽我。  無為妙法。

 旣來到。  我會中。  休得誑言。

 把雜法。  都放下。  志心聽法。

 向外求。  俱是假。  迷昧當人。

 休貢高。  懈怠了。  障瞞大道。

 把佛法。  不當重。  輕了自身。

 奈善番僧曰。  你真是無為羅道人麼。  祖答曰。

 天下人。  不識真。  邪宗外覓。

 我無為。  明達了。  天然自身。

 番僧曰。  你說這等大話。  答曰。

 這卷真經本不難。  未分天地原在前。

 運動往來無間斷。  華嚴海會廣無邊。

 番僧曰。如何不念經。答曰。

 先天大道本自然。  亘古至今性同天。

 無字真經常轉念。  普天匝地說真言。

 真經從來不離良。  迷人不識念多羅。

 自然現在無為法。  水流風動演摩訶。

       又問如何不供佛。祖曰。唗唗。銅佛不能度爐。木佛不能度火。泥佛不能度水。自己不能度。何能度得你。若要來度你。還須求自度已。真佛時時現。對面你不知。

    塵塵就是佛國土。  刹刹都為法中王。

    山河大地為佛像。  何須揑弄假雕裝。

    又問如何不燒香。祖言。迷人不識。執著草木假香。乃是引進之法。各人自己有五分真香。又問。今在何處。祖答曰。戒香。定香。慧香。智見香。解脫香。此為五分真香。

    人人有炷真妙香。  不用燒來不用裝。

    清清淨淨無為道。  普天匝地是真香。

    香在乾坤本自然。  草木假香不上天。

    春夏秋冬時刻現。  風雲紫霧是真香。

    又問如何不供花。祖言。走年年四季。一切萌芽。未曾開花結果。佛祖空中。先降甘露。受之為等眾生。收在家中。塵塵刹刹。先新後舊。依然發現。豈能鑒納。

    香在爐中燭在臺。  花在銀瓶四季開。

    茶在盞中時時現。  菓在盤中獻如來。

    虛空現出香筳會。  珍饈百味表人心。

    四季常開可供養。  何曾一夕不充腸。

    又問如何不揚旛掛榜。祖言。你問揚旗掛榜。一切花紅柳綠。你是家鄉變化。執著。不得還原。

    天生自然週正法。  何須假作百千般。

    花紅柳綠家鄉發。  樹稍擺動是揚旛。

    又問緣何不作佛事。祖曰。大道聖賢。常作佛事。

    人人都為法中王。  本性真空是道場。

    一年四季作佛事。  迷人不識內中藏。

    又問如何没有經堂。你的經堂是假相。我的經堂不見蹤。

    無極聖祖妙難量。  包含法界普放光。

    祥雲渺渺家鄉路。  虛空無邊是經堂。

    又問如何不動響器。祖曰。

    正法演藏不動尊。  雷音嘹喨絕人聞。

    無生唱出空王調。  不解宗通返誹瞋。

    識得真經不用多。  明師直指見彌陀。

    自然現出無相法。  水流風動演摩訶。

    雷震太虛為法鼓。  風雲雪水顯神通。

    又問如何不點燈燭。祖曰。

    地為燈盞水為油。  青天權作紙燈毬。
   
日月喚作燈光燄。  照破閻浮四部洲。
   
一盞明燈在內藏。  通天徹地亮堂堂。
   
裡明外光人不識。  舉步挪移普放光。
   
番僧見說。果是無為大道。妙義無窮。低頭下拜。求師救出迷津。祖曰。

    愚痴眾生低下求。  迷僧禮拜便低頭。

    我發慈悲指佛性。  大地含融盡到家。

    番僧跪下。望祖師開示。祖回言。我不是無為如何開示。僧曰。
   
無量劫。  迷失了。  正法難遇。
   
跪伏地。  望慈悲。  救度眾生。
   
今有緣。  遇著祖。  明明開示。
   
識佛性。  明大道。  永脫沉淪。
   
祖問番僧因何到來。僧曰。
   
依國來。  取海山。  因風慕道。  
   
因此生。  怕生死。  恐串四生。
   
祖曰。我不是無為。  你去番僧曰。
   
無為真。  神通大。  千變萬化。
   
無為法。  超上界。  悟徹心宗。
   
祖開示。七個番僧。你今諦聽。
   
七個番僧到我朝。  文武大臣作證盟。
   
開示番僧歸朝去。  我王天下得太平。
   
無為大道通天地。  誰人識破這禪機。
   
家鄉發現神通護。  清清淨淨顯無為。
   
我祖說。  番僧聽。  受了大道。從今後。  再不可。  借國為名。

    你如今。  受了我。  三皈五戒。

    緊受持。  常清淨。  放大光明。

    你身中。  有本國。  千變萬化。

    說話人。  體真空。  纔是真人。

    你當人。  他住在。  雙林之處。

    叫一聲。  應一聲。  看是何人。

    奈善番僧參問我師。何為安身立命。祖曰。要求安身立命。須要發下四十八願。僧曰。  弟子若有背義忘恩洩漏佛法。開齋犯戒當時身化血光。

    若要問我安身處。 常生清淨是家鄉。

    若要問我安身處。 人我放下現承當。

    若要問我安身處。  六門降伏顯光明。

    若要問我安身處。  萬法皆空佛現成。

    萬法皆空我不空。  空中還有不空空。

    清淨安身無二法。  本性彌陀莫外尋。

    寒爐荳炮人不識。  本性靈光滿太虛。

    四面八方無遮擋。  無來無去得縱橫。

    無相立為宗。  誰人肯下功。  若有絲毫掛。

    辜負一平生。  番僧心歡喜。  受了祖師機。

    一心回本國。  立地證菩提。